三年深情抵不过驾校学车三天恋爱,未婚妻婚前变脸我的爱情早已缺席

  今年38岁的龚全力怎么也想不到,电影《十面埋伏》的故事,竟上演了现实版,他与妻子三年的感情,竟然抵不过妻子与他人三天的相处。

楚天金报讯 倾诉人:夏宇新 男 33岁 经理

  2019年10月的一天晚上,龚全力像往常一样开出租车跑夜班。当空车行驶至解放大道武汉广场附近的时候,上来一名女孩。从后视镜中,龚全力发现这个女孩特别的漂亮,娇艳无比,只是好像有些暗自伤神。

记录人:本报记者邓莉

  龚全力与之攀谈了解到,女孩名叫于娜,19岁,十堰人,前不久刚跟父母吵了一架,赌气来到武汉,原本想找份好工作独立生活的,没想到半个月下来,什么工作也没找着,手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了。她正准备打车前往武昌投靠远房舅舅。

时间:2012年11月13日

  时年34岁的龚全力憨厚老实,家中老母长期卧病在床,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,一家人的负担全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,所以至今也没成个家。他跟于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,半个小时的车程,他将自己的经历全部倒给了于娜。

方式:电话

  见龚全力如此坦诚,单纯的于娜悄悄喜欢上了他。一来二去,两人谈起了恋爱。2019年10月,于娜成了龚全力的妻子。

丈母娘的算计

  结婚后,于娜除了打点零工贴补家用外,还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。龚全力如获至宝,30多岁还娶了个美娇妻,成天乐滋滋的。

10月1日,就在我和于娜举行婚礼的前一天,她突然又跟我提出了一个条件:明天接亲时,我必须带1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她爸妈。

  2019年4月,龚全力决定不让于娜在外面打工了,鼓励她去学习汽车驾驶,学成后两人换着开出租车。

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,有些不悦地问:“提亲时,我不是已经给了他们20万吗?你家还真当我是开银行的啊?”

  令龚全力没想到的是,于娜进入驾校三天后,好像变了个人似的,开始学会了打扮,穿名牌时装,而且经常很晚才回家。原来,她在驾校认识了一个和她一起学车的有钱的男子,两人很快便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我并不吝啬,可于娜一家人实在太过分。我原本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,于娜却说,那是我和前妻曾经的家,她不想住在一个处处都留有另一个女人痕迹的房子里。我只得答应卖掉旧房,重买新房。于娜抢着在签购房合同的前两天,和我去领了证。那一刻,我才明白于娜的心思,她没出一分钱,却坚持要在房产证上写上她的名字,这不摆明了算计我吗?

  今年初,于娜取走家里唯一的1万元存款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中途,于娜曾给龚全力发短信,让他别找了,她在外面已经有人了?lt;/P>

不用问我也知道,这一定是于娜那个当会计的精明妈妈教她的“妙招”。

金沙澳门官网网址,  龚全力在四处寻找未果的情况下,只得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。因于娜下落不明,汉阳区法院在公告期满后对此案进行了审理。

在房产上加上于娜的名字后,我第一次开始怀疑,于娜是否真像她说的那样爱我?她爱的到底是我这个人,还是我的钱?

  法院审理认为:夫妻之间应当互相忠实、互相尊重,但于娜婚后与他人关系密切,导致双方矛盾产生。对此,于娜不仅不努力去弥补夫妻关系,反而离家出走,至今不归,造成夫妻感情破裂,应负主要责任。于娜出走时取走存款1万元属夫妻共同财产,应依法予以分割。

赤裸裸的算计

  日前,法院一审缺席判决:龚全力与于娜离婚,共同存款1万元各分得5000元。

那天,我拒绝了于娜,我说,离婚时我要了房子,存款全部给了前妻,提亲时的钱还是东挪西凑的,现在我没钱。

  “虽然她深深地伤害了我的感情,但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她。”拿着法院的离婚判决书,龚全力眼角含泪。(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

不料,前一秒钟还柔情似水的于娜瞬间就变脸了。

于娜冷冰冰地说:“我不管,我妈说了,如果这钱你不给,明天的婚礼就别办了。”

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要挟,酒席订好了,请柬也早派发了,当初我并不想大张旗鼓地再办一次婚宴,毕竟我是二婚。可于娜家里却坚持要在星级酒店大摆宴席,风风光光嫁姑娘。可眼下,他们竟然以此要挟我就范。

我和于娜大吵了一架,我指责她妈不是在嫁女儿而是卖女儿,而她反唇相讥,说她一个未婚女孩嫁给我这个“二手男”本来就亏了,她家要的不是钱而是面子。

我心里一片悲凉,难道这就是我苦苦追求的爱情吗?我们之间彼此设防,相互算计,唯恐自己吃亏!原来,我的爱情早就缺席了!

悔不该当初

我和于娜认识时,我和恬欣已经结婚四年多了,但没有孩子。恬欣人如其名,是个温婉恬静的小女人,她很爱我,对我百依百顺,比我妈照顾我还要过细。是的,结婚的时间越长,我越感觉她不像我的妻子,更像是我妈,平凡而琐碎。

当时,于娜刚刚从职校毕业,我把她招进公司。她毫不掩饰对我的崇拜和喜欢,我也很喜欢这个漂亮率性的姑娘。

为了追求我梦想中的真爱,我不顾一切地为难恬欣。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,我和她分床睡,甚至夜不归宿。面对恬欣的隐忍和眼泪,我竟然狠心刺激她,说她没有一点比得上于娜,我把她对我的爱当成刺伤她的利器,把她的忍耐看成软弱。

2011年9月,恬欣终于和我离婚了。对她,我是有愧疚的,她不想再住在我们曾经的家里,所以我为她重新找了房子,还把存款都给了她。我能为她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,也只是想让自己心安,可于娜却和我吵,她说我对恬欣还有余情,否则为何对她这么好?

最终,我和于娜各退了一步,我给她妈写了一张10万元的欠条,注明半年后归还。

就这样,10月2日的婚礼才得以正常举行。到现在,我新婚才1个多月,可我却没感受到一点儿新婚的喜悦,每天都和于娜矛盾不断,她的懒散和任性、自我,让我都无法忍受。

难道,这就是我苦苦追求的爱情吗?